正信佛教網  注冊 | 登錄 | 佛教詞典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請佛到桌面 歡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燒香圖解 我要燒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懺悔 我要祿位 抄經本 印刷經書 結緣經書 放生 護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網-佛教故事-人物故事

故道白云 50.一把麥糠

50.一把麥糠

接下來的一年,佛陀與五百比丘在鞞阇那雨季安居。舍利弗和目犍連替他助理一切事務。安居季節剛過了一半,整個地區都被干旱影響,熱氣迫人。佛陀大半天都在一棵婆樹蔭下度過。他用食、開示、禪修和睡覺都在同一棵樹下。

安居進入第三個月,比丘們所乞食到的食物越來載少。食物短缺是因為天旱所至,就是***的儲備糧餉,都已所余無幾。很多增人都往往空缽而回。佛陀也不例外,每次空缽而回的時候,他便只好喝水充饑。所有的比丘都變得面黃山骨瘦。目犍連尊建議遷往郁多羅拘廬度過剩下來的安居日子,因為那里會比較容易找到食物。但佛陀卻反對,他說:“目犍連,不單是我們在受苦,除了幾個最富有的住戶外,這里我們的機會去分擔和了解他們的苦難。我們是應該留在這里至安居完畢的。

他們這次前來鞞阇那,是富商火達多聽過佛陀說法后邀請他來這里安居的。但火達多現在卻在外公干,對家鄉的情況毫不知情。

一天,目犍連著精舍旁邊仍長得壯綠的一些草木,對佛陀說道:“世尊,我想這些樹木還可以保持健壯,必定是因為泥土晨的營養豐足。我們可以掘起那肥沃的土壤,與水調勻,以給比丘們作食。”

佛陀說:“這是不對的,目犍連。我昔日在彈多落迦山上苦修的時候,也曾這樣試過,但發覺其實沒有好處。許多生物都住在泥土里,以防受到太陽的暴曬。如果我們翻起泥土,這很多的微細生物和植物便會死去。”目犍連再沒有說下去。

一向以來,比丘的僧規都是乞來的一部份食物,放進一個空著的容器,以供那些乞得不夠食物的比丘所用。縛悉底留意到在過去十日,容器內就連一料飯或一小片烘飽也沒有。羅睺羅私下告訴縛悉底,雖然每個比丘都乞不夠食物,但一般人都會先供食給年長的比丘們。因此,年輕的比丘大都乞不到任何的食物。縛悉底也有同感,他說:“就是在乞到一點食物的日子里,我吃完之后也很快又肚子餓。你也是這樣嗎?”

羅睺羅點頭。他發覺自己時常因為饑餓,以至夜間不能入睡。一天乞食回來,阿難陀***在戶外的三腳爐上,放上一個土制的煲。他又收集了一些柴枝生火。縛悉度走過看看他做什么,并自動替他看火,因他對這等工作最為熟悉。不到一會,火已燒得熊熊的。阿難陀從他的缽中把一些看似木悄的東西倒進煲內。他說:“這是麥糠。我們可以把它烤香,然后獻給佛陀。”

縛悉底一邊用兩支小竹枝移動著麥糠,一邊聽阿難陀說他如何遇上這個剛帶著五百匹馬來到鞞阇那的馬販。他看到比丘的苦況,因而囑阿難陀當比丘有需要時,可到他的馬房受他供養馬匹作糧的麥糠。那天,阿難陀被供兩把麥糠,其中一把是給佛陀的。阿難陀答應會把這個慷慨商人的消息告訴所有的比丘。

麥糠很快便烘得香噴噴。阿難陀把它放回缽中,更請縛悉底陪他一起前去婆樹那里。阿難陀把麥糠給佛陀奉上。佛陀問縛悉底有沒有食物。縛悉底展示他那天很幸運地乞到的甜薯。佛陀邀請他們坐下來與他共食。他恭敬的提起他的缽。縛悉底也專注地拿起他的甜薯。當他望著佛陀把麥糠滿懷感恩的撥到嘴里時,他真的想哭了。

那天開示完畢,阿難陀***告訴僧眾馬販的好意。阿難陀請他們只要在乞不到食物時才到馬房受供,因為麥糠本來是給馬匹吃的,他不希望連累馬匹捱餓。

那夜,舍利弗在月下往訪在婆樹下的佛陀。他說:“世尊,醒覺之道太奇妙了!所有聽聞、理解和修行它的人,都給它改變過來。但世尊,你入滅后,我們又怎樣能夠確保大道的承傳呢?”

“舍利弗,如果比丘們可以掌握到經中的真義,而又如實修行和嚴守戒律,解脫之道便可以世代延續下去。”

“世尊,眾多的比丘都勤誦經典。只要將來世代的僧人都繼續如是,您的慈悲的智慧定必可以永世深廣流傳。”

“舍利弗,單傳經教是不夠的。最重要的還是實行經中所說的。守持戒律尤其重要。沒有戒行,正法難持。沒有戒律,正法很快便會滅亡。”

“有沒有方法把戒律形式化以能保存于后世呢?”

“這仍沒有可能。舍利弗,一套完整的戒律不是一朝一夕或一個人可以建立的。僧團的初期,是沒有戒律。我們現在有一百二十戒。這個數目會隨著時間增長。舍利弗,現時的戒律還未完整。我相信它的數目將會達到二百以上。”

安居最后的一天終于來臨。富商火達多從外回來才知道比丘們的狀況。他覺得非常慚愧,便立刻在家里給比丘們供食。他又給每位比丘送上一件新的衲衣。佛陀作了雨季最后一次的開示后,比丘便往南面而行。

這次的旅程很是寫意。比丘們都行得不緩不急。他們日間乞食,夜間作息。每天午食后小休,他們又再出發。他們偶而留在一些村鎮數天,以滿足當地居民聽法的興趣。晚間,僧眾都在睡覺前讀誦經本。

一天下午,縛悉底遇到一群看顧水牛的男童,正牽著水牛回家。他停下來與他們交談,懷緬著自己少年時的日子。忽然,他思鄉的情懷被勾起來了。他惦掛著廬培克和芭娜,尤其是媲摩。他不知道一個比丘是否應該想念他已離開了的家人。當然,羅睺羅也曾告訴縛悉底他對自己的家人也非常掛念。

縛悉底現在已二十二歲了。他比較喜歡與年青人相處,尤其喜歡和羅睺羅一起。他們時常都會互吐心聲。縛悉底告訴羅睺羅他看水牛的日子。羅睺羅從沒有過機會坐在水牛背上。當縛悉底告訴他水牛的溫馴,羅睺羅起初覺得很難相信。縛悉底移山倒海了再三保證,雖然水牛體型龐大,但卻是其中一類最馴良的動物之一。他不知曾多少次在歸途上仰臥牛背,沿著河岸欣賞藍天白云,享受在溫暖軟滑的牛背上悠閑的每一刻。縛悉底又告訴羅睺羅他與別的孩子所玩的游戲。羅睺羅很喜歡聽這些故事。這種生活是他從來都未接觸過的,因為他在王宮里長大。他說他想騎在水牛背上。縛悉底答應一定替他作出安排。

縛悉底設法想給羅睺羅安排騎水牛,但卻記起他們都已是受了戒的比丘了!他決定如果途經故鄉附近時,他便會向佛陀請準準回家探家人。那時,他便可以邀羅睺羅與他同行。當沒有其他人的時候,他便會讓羅睺羅騎上廬培克看顧的水牛,在尼連禪河河畔暢游。縛悉底自己也會脫下衲衣,騎上水牛背,就像昔日一般。

翌年,佛陀在者梨迦這些石山上安居。這已是佛陀自證悟后第十三次的雨季安居了。彌伽耶是他當時的侍從。一天,彌伽耶向佛陀透露他在森林禪坐時,往往會被情欲所擾。佛陀曾囑咐比丘們要有些時間獨自修行,但他獨自修行時,卻有這么鐵魔障現前,因而令他非常擔心。

佛陀告訴他,獨自修行并不代表不需要同修的支持。當然,與友伴作無聊的閑談或言說是非都肯定對修行有損無益,但得到同修道友的支持,對修行卻是非常重要的。比丘們需要在團內共下,以能互相勉勵。這才是皈依僧寶的意義。

佛陀又說:“一個比丘有五種需要。第一是同修道友的善知識。第二是有助比丘保持專念的戒律。第三是要有足夠的機會研讀教理。第四是精進修行。第五是能體解事物的慧力。后四樣的需要都是有賴第一樣條件的存在,那就是要有同修良伴。”

彌伽耶,修習觀想死亡、慈悲、無常和對呼吸的覺察:

要降伏欲念,必需修習觀想死尸。深深洞視身體腐爛的九個階段,從氣息停止至白骨化為塵土。

要降伏瞋怒,必需修習觀想慈悲。慈悲可以使我們明了自己心內瞋怒的起因,以及那些導致我們瞋怒的人。

要降伏貪欲,必需修習觀想無常。這樣的觀想,可以燃亮生死以至萬象的真相。

要降伏散亂,必需修習觀想氣息的呼吸。

如果你能夠時常修習此四種觀想,你必定可以證得解脫和徹悟。

佛教專題
心經 觀音 地藏 普賢 文殊 隨緣 回向 法語 儀軌 佛教 念佛 感應 輪回 法師 因果 福報 藥師佛 大悲咒 阿彌陀佛 釋迦牟尼
施食 法會 財富 供養 姻緣 業障 因緣 楞嚴 往生 問答 生命 傳統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門品 地藏經 西方三圣 極樂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癥 菜譜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臨終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準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訓
財神 開光 智慧 附體 生氣 子女 手淫 積德 婚姻 懺悔 拜懺 情愛 人生 墮胎 感情 戒除 金剛經 往生咒 準提菩薩 阿彌陀經
殺生 消除 文化 學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無量 經書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殺 報應 生活 中陰 地藏七 彌勒佛 無量壽經 學弟子規
孝順 寬容 華嚴 愛情 布施 自殺 回報 燒香 拜佛 抄經 托夢 祈福 誦經 祭祀 牌位 投胎 藥師佛 同性戀 凈空法師 印光大師
极速赛车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