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佛教網  注冊 | 登錄 | 佛教詞典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請佛到桌面 歡迎 的佛友 我要投稿
燒香圖解 我要燒香 我要拜佛 我要放生 我要祈福 我要祭祀 我要懺悔 我要祿位 抄經本 印刷經書 結緣經書 放生 護持正法 留言
正信佛教網-法師開示-

帶你讀懂楞嚴經第四五章

第四章妄見與合和

所見的一切都是虛幻的,能見的那個才是真心。好比用手捏目,看月亮就會有重影。眾生的妄見,就好比是這個月影。它本來就是不存在的,明智的人不該去研究一個不存在的東西到底是什么。如果說見性是能合和的,那么它一旦與某個東西合而為一了,就沒法再看其他事物,你又是怎么看到其他事物的呢;如果說見性是不能合和的,你又是怎么看到世間萬物的呢?所以見性根本就談不上合和與不合和。一切都不過是虛妄地幻化而已。

1、兩種妄見

阿難說:“世尊,我雖蒙佛為我解釋因緣、自然、合和與不合和,但我還是沒能明白。聽世尊說,見性并不是眼見,我就更糊涂了。”

于是,世尊又耐心地解釋道:“你雖然博聞強記,但是對于微密的觀照,心中仍然沒有明了。你現在聽好,我再細細地給你解釋。阿難。一切眾生,在生死中輪回,都是因為兩種錯誤的妄見所致。一種是‘個別的妄見’,一種是‘共同的妄見’。

個別的妄見是怎么回事呢?阿難。比如人有眼病,夜里看燈光,就會有個色澤斑斕的光影。你說這個光影,是燈呢,還是見呢?如果是燈,那么,沒有眼病的人為什么看不到?如果是見,見成了光影,這個人又是用什么看見這個光影的呢?

再者,阿難,如果這個光影離開‘燈’而能獨立存在,那么你看其他物體,桌椅板凳之類的,也應該能看到這個光影;如果離開‘見’而能獨立存在,那就不應該是眼睛看到的光影。為什么這個人卻是用眼睛看到的呢!

所以,要知道,真正有形有色的,是燈。光影是因病所生。因此,這個光影不能說它是燈,也不能說它是見,也不能說它非燈非見。

就好比用手擠眼睛,然后看月亮,這時,眼中就會出現兩個月亮。這第二個月亮,既不是月亮本身,也不是月影。為什么呢?因為它是捏出來的,明智的人不應該去研究這個捏出來的月亮,因為它本來就是虛妄的。

病目所見的光影也是這樣,它本來就是不存在的。你能去研究一個不存在的東西,說它是燈是見,還是非燈非見嗎?

阿難,我們再來說‘共同的妄見’。這個閻浮提世界上,有或大或小的很多國家。如果有相鄰的兩個小國。其中一個國家,因為國人的業報成熟,災相并起。或者看見雙日雙月,彗星飛流,或者看見月暈七重,霓虹貫日。但是這些惡相只是這個國家的人能看見,另一個國家的人卻看不見。

阿難,我現在為你詳細地分析這兩件事。前面那個病眼所看到的光影,雖然好像是真的,但是仔細辨別就會發現,其實是眼病造成的,并不是燈產生的,也不是見的問題。而你現在用眼睛看到的山河大地和一切眾生,也是無始劫來的見病所生,跟病目所見的光影是一樣的。看這個動作和所看到的一切,好像是真實的,其實都是真如本心中所現的眼病而已。不但你所看到的一切是病,就是‘看’這個動作本身也是病。而能覺察到這一切的真如本心,卻不是病,因為它能覺察到病,所以不在病中。

既然覺察到了見,怎么還能把它歸為見聞知覺呢!所以你現在看到的我和你,以及世間的一切眾生,這都是見性之病,不是見性本身。見性的本身,是你的真如本性。它不是病,所以不能叫見。

阿難。眾生共同的妄見和個別的妄見,道理是一樣的。一個人所見的光影是眼病所生;一國人所見的災相,是那一國人無始劫來的妄見所生。

這個世界所有的國家和四大海水,乃至整個娑婆世界,十方國土,一切眾生,本來都是妙明真心。因為見、聞、覺、知這些虛妄的病緣牽引,合和在妄相上,所以才會隨著妄相生生死死。若能遠離這些妄緣,不取不舍,就滅除了生死的根本,圓滿了不生不滅的菩提自性。”

2、真心不合

“阿難,你雖然知道了這個妙明真心,不是因緣而生,不是自然而有,但是仍然不明白,這個真如本心,并不是合和而來的,也不是不合和的。

阿難,我再以前塵影事問你。你這個真如本心,是與明合,是與暗合;是與通合,是與塞合?你看明的時候,明在眼前,這個見在哪里呢?如果見是可以辨別出來的,那它到底是什么形象?如果沒有見,你又是怎么看見明的呢?如果看到明,就說明是見,又是什么使你看到明的呢?如果見是圓滿周遍的,那明在什么地方呢?如果明是圓滿周遍的,又哪有地方留給見呢?見和明,本來是兩種東西,如果溶合在一起,那它又叫什么呢?它又是什么呢!暗、通、塞等相,也是一樣的道理。

而且,如果見與明合,遇到暗時,明就消滅了。見已經與明合了,就不能再與暗相合,你又是怎么看見暗的呢?如果你看見暗的時候,不叫‘見與暗相合’,那么看到明的時候,又怎么能叫‘見與明相合’呢?暗、通、塞也是這樣。”

阿難這時對佛說:“世尊。我想,這個真如本心,與那些塵相和心念是不能合在一起的。”

“阿難。你說這個微妙的見性是不能相合的,是不能與明合,不能與暗合,是不能與通合,還是不能與塞合?如果是不能與明合,那么,見與明一定有個邊緣。如果他們的邊緣不相交,我們自然見不到明。根本就見不到明,又怎么談得上見與明的邊緣呢?這又自相矛盾了。暗,通,塞也是同樣道理。

而且,既然這個見性是不能合和的,那么見與明就是互相抵觸的了。好比耳朵和光明一樣,毫不相干。這樣,見都不知道明的所在,就更談不上合與不合了。暗、通、塞等也是一樣。

阿難,你還沒明白,一切浮塵,都是幻化。隨處出生,隨處消滅。雖說幻化,但本體卻都是妙明真心。乃至五陰、六入、十二處、十八界,都是因緣和合就虛妄地發生,因緣離散就幻化地消滅。殊不知這生滅去來,都是如來藏妙真如性。在常住真心之中尋求來去、迷悟生死,自然了不可得。

第五章 五陰虛妄

五陰是指身心世界的五種基本形態。其中,色陰指的是有形的物質。受陰是心理世界對外界物質的感知。想陰是心理世界的思維活動。行陰指的是身心世界的存在狀態。識陰則是最深層的,指的是對有形世界和心理世界的認知。世尊對五陰一一加以分析,最后證明,這五陰都是虛妄的。不過如病目所現的燈影一般,根本沒有一個獨立的體性,本體都是如來藏。

一、色陰虛妄

“阿難。為什么說五陰是真如本心呢?”

“比如有人抬頭看天空,只看到一片清凈的虛空,再沒有其他東西。后來,這人無緣無故地瞪著眼睛一直看,時間久了,眼睛由于疲勞而發花,于是看到了許多花點。色陰就是這樣的。

阿難。這些空中狂花,不是從虛空中來,也不是從眼睛里出現的。

如果是來自虛空,那么當你的眼睛不再疲勞,看不到這些花點的時候,花點去了哪里呢?它不能鉆到你的眼睛里去,因為它來自虛空,所以只能回到虛空中去。虛空如果能出能入,虛空就成實體了。如果虛空 是實體,怎么還能容納這些花點在其中生滅呢!這就如同你阿難不能再容納一個阿難一樣。

阿難。如果是眼睛里出現的,那么它消失的時候,也應該回到眼睛里。如果花點有見性,它回到眼睛里的時候,你就應該能看到自己的眼睛。如果花點沒有見性,而眼睛有見性,那么它回到眼睛里的時候,你就應該還能看到它,又怎么會消失呢!

而且,如果花點是實體,那么看到它的眼睛,就應該是清靜的,又怎么能叫‘眼睛花了’呢!

所以,色陰本來虛妄,不是因緣,也不是自然。”

這是世尊按著當時的人的知識水平,從邏輯的角度來解釋的。世尊以花點兒為例,說明我們所見的一切色相,都像空中狂花一樣虛妄。你找不到它的來源,也找不到它的去處。就是它存在的時候,你也找不到它的存在的實體。

那么,現代科學對物質結構的認識是怎樣的呢?

十九世紀末,原子論逐漸盛行。根據原子論的看法,物質都是由微小的粒子——原子構成。比如原本被認為是流體的電,由約瑟夫·湯姆孫的陰極射線實驗證明,是由一種叫做電子的粒子組成。而與此同時,波被認為是物質的另一種存在方式。波動論已經被相當深入地研究,包括干涉和衍射等現象。

由于光在托馬斯·楊的雙縫實驗中所展現的特性,明顯地說明它是一種波動。公元1905年,愛因斯坦提出了光電效應的光量子解釋,人們開始意識到光同時具有波和粒子的雙重性質。

公元1924年,德布羅意提出“物質波”假說,認為一切物質和光一樣都具有波粒二象性。根據這一假說,夠成一切物質的電子也會具有干涉和衍射等波動現象。這被后來的戴維森·革末實驗所證實。德布羅意于1929年因為這個假設而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湯姆遜和戴維森則因為他們的實驗作共享了1937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

之所以在日常生活中觀察不到物體的波動性,是因為他們質量太大,導致其波長比可觀察的限度要小很多,因此可能發生波動的尺度是在日常生活的范圍之外的。這也是為什么經典力學能夠令人滿意地解釋自然現象。對于基本粒子來說,它們的質量和尺度決定了它們的行為主要是由量子力學所描述的。量子力學用一個微分方程,如薛定諤方程來描述粒子的狀態。這個方程的解即為波函數。波函數具有疊加性,就是說,它們能夠像波一樣互相干涉和衍射。同時,波函數也被解釋為粒子出現在特定位置的機率幅。這樣,粒子性和波動性就統一在同一個解釋中。

那么,波又是什么呢?波被定義為,某一物理量的振動在空間逐點傳遞時形成的運動。

英國埃塞克斯大學物理學教授,皇家學會會員里德雷在他的著作《時間空間和萬物》中分析道:“波是物,但是它的存在依賴于運動是什么。為了說明運動是什么,我們必須先談時間是什么,空間是什么。在量子水平,麻煩更大。……離開了能量,動量是什么,我們無從談起基本粒子的存在。更糟糕的是,基本粒子如果不與其他粒子相互作用,就不可能表現為物的存在。”

所以可見,一切物質,也就是佛說的色陰,在科學的角度,最終也找不出一個獨立的本性來。

其實,用數學來解釋這個事情更加直觀。我們都知道,把一個東西平均分成幾份,在數學上用除法。除法也可以表達成分式。如果把要分解的個體用1來表示,把分解的次數用x來表示,那么分解的這個動作,就可以表示為1/x。我們要把這個個體無限地分解下去,x的取值,就是無窮大。那么,把一個個體無限地分解,看看它最后到底是什么,這個過程,用數學語言來描述,就表達為:對1/x,當x趨于無窮大的時候,求它的極限。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極限問題,大家都知道,答案是0。

0就是什么都沒有。所以數學給我們答案,就是:“把一個物體進行無限地分解,最后得到的,是什么都沒有的。”所以,數學更直觀地證實了我們的結論:一切色相,本來就沒有實體,終究是虛妄的。

二、受陰虛妄

“譬如有人,手足安適,身體調和,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忽然無緣無故地舉起兩手,互相摩擦,于是有了冷熱滑澀等感覺。受陰就是這樣的。

阿難。這個虛幻的觸覺,不是從虛空而來,不是從手掌中產生。

如果是從虛空而來,既然它能觸到手掌,也應該能觸到身體。虛空不可能有選擇地來觸啊!

若是手掌產生的,不應該等到合掌的時候才有。而且,如果確實有‘受陰’這個東西在合掌的時候產生,當手掌分開的時候,它就應該還在。既然存在,身體就應該能感覺到它的出入。它在體內的往來,身體也應該一直能感覺到。又怎么可能只在接觸的時候,才發現它的呢!

所以,受陰也是虛妄的。不是因緣而生,也不是自然而有。”

受陰,通俗來講就是“感覺”。現代科學雖然已經可以測量宇宙,排出元素周期表,解讀DNA,控制原子,但是對我們自身的“感覺”是怎么回事,又知道多少呢?

大物理學家薛定諤曾在他的書中詳細探討了這個問題。

薛定諤是量子力學奠基人之一。由他所建立的薛定諤方程是量子力學中描述微觀粒子運動狀態的基本定律,其在量子力學中的地位相當于牛頓定律在經典力學中的地位。 因發展了原子理論,薛定諤榮獲1933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所以,由他來代表科學界的聲音實在是名至實歸。

他在《生命是什么》中說:“物理學家對光波的描述無法解釋對色彩的感覺,假如生物學家對視網膜內的變化過程,及該變化對視神經叢和大腦內引發的神經變化有更充分的了解,我們是否就能做出解釋呢?我不這樣認為……我們至多可以客觀地掌握……感覺到黃色時,大腦中的變化過程,哪些神經纖維被以多大的比特率激發……即便如此,也不能告訴我們色彩的感覺。……對于味覺,甜或者其他的感覺也是一樣的。

……科學理論便利了我們的觀察和描述……令人奇怪的是,當一個邏輯縝密的理論建立后,建立者并不描述他們發現的基本事實……由于觀察包含了感知的成分,于是理論很容易被認為可以解釋感知,而事實上它永遠無法做到這點。”

所以,科學目前對于“感覺”也是一無所知的。也許永遠都會一無所知,因為感覺本來就是虛妄的。

三、想陰虛妄

“阿難,譬如有人,談酸梅的時候,口中就會產生口水。想著踏在懸崖邊,腳底就會酸澀。想陰就是這樣的。

阿難,產生口水的這個‘酸’的念頭,是從哪里來的呢?它不是酸梅產生的,也不是從嘴里進去的。

如果酸梅有‘酸’的念頭,酸梅就應該自己說,用不著等別人來說。

如果是嘴產生的,就應該是嘴聽到有人談論酸梅,又怎么需要耳朵呢!

如果是耳朵聽到后,產生了酸的念頭,為什么耳朵不流口水呢!踏懸崖的反應,也是一樣的道理。

所以想陰是虛妄的,不是因緣和自然性。”

現在,眾所周知,思維是大腦中的神經活動。神經活動的基本單位是神經元。神經元由胞體和突起兩部分構成。

胞體的中央有細胞核,核的周圍為細胞質。

突起根據形狀和機能又分為樹突和軸突。樹突比較短但分支很多,它負責接受神經沖動,并將沖動傳至細胞體。每個神經元只發出一條軸突,它負責發出的神經沖動。

所謂神經沖動就是沿著神經纖維傳導的細胞的電位變化。當神經沖動到達軸突末梢時,有些突觸小泡突然破裂,將存儲的化學物質釋放出來。這種特殊的化學物質被稱為“神經遞質”。神經遞質通過突觸間的間隙后,迅速地作用于另一個神經元的突觸后膜,激發其打開或關閉膜內的某些離子通道,從而引起該神經元的電位變化,實現神經興奮的傳遞。

由此可見,神經活動無非是一些分子間的電子轉移而已。如果說,思維就神經活動的結果,那么,思維也就成了依賴于電子而存在的物質現象了。前面我們討論過,物質本身就是虛妄的,所以思維又怎么真實得了呢!

行陰虛妄

“阿難。譬如瀑布的流水,波浪相續,前撲后繼。行陰也是這樣的。阿難,這種流動性,不是虛空所生,不是因水而有,不是水本身的屬性,又離不開虛空和流水。

阿難。如果這個流動性是虛空所生,那么十方無盡的虛空,就都成為波浪,整個世界就被淹沒了。如果是因水而有,水不再是水,而成了流動,那構成瀑布的又是什么呢?如果是水本身的屬性,那么靜止時的水又是什么呢?如果離開了虛空和水而能獨立存在,那么虛空無處不在,流動又怎么可能跑到虛空之外呢!如果沒有水,又是誰在流動呢?

所以行陰也是虛妄的,不是因緣和自然性。”

世尊以瀑布的流動為例,來解釋行陰的虛妄。瀑布的流動,找來找去,也找不到這個流動到底在哪里。行陰也是這樣,根本找不到一個行陰的所在。

行陰,通俗來講,就是運動。運動是物理學最基本的問題。從亞里士多德到牛頓,從麥克斯韋到愛因斯坦,各個時代的物理學家窮經皓首,所研究的不外乎物質和運動這兩個最基本問題。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物理學教授,弦論的領軍人物布萊恩·格林不但是物理學家,同時也是著名的科普作家。他在著作《宇宙的結構》中,深入淺出地講述了歷代物理學家對運動的探索。

他在書中說:“關于現代科學從何時開始,歷史學家們眾說紛紜,尚無定論。毫無疑問的是,從伽利略、笛卡爾、牛頓等人開始創造他們的學說時起,現代科學已經走上了正軌。……許多著名學者和無名英雄都為早期科學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但最后只有牛頓成了舞臺上的明星。通過對數學方程的應用,牛頓將地球和天空中的各種已知運動綜合了起來,就這樣,經典物理學誕生了。

……但在總結他的運動定律時,牛頓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問題……每個人都知道物體可以運動,但是這些運動發生在哪里呢?空間,也許大家都會回答。但是,牛頓卻會問,空間又是什么呢?是一個真正的實體還是抽象的概念?牛頓意識到,這個關鍵的問題必須解決,否則他的公式將變得毫無意義。

……因此,他在《數學原理》一書中,用簡明的語言,闡釋了時間和空間的概念。他認為空間和時間是絕對的、不可改變的實體。這就為宇宙提供了一個固定的、不可改變的舞臺。

……即使在當時,也并不是每個人都同意牛頓的說法。有些學者就指出,把理論建立在看不見摸不著,你無法影響到的事物上是沒有意義的。但是牛頓方程驚人的預言能力,使這樣的觀點銷聲匿跡。在之后的200年里,牛頓關于空間和時間絕對性的觀點成為鐵律。

……20世紀的頭20年,阿爾伯特·愛因斯坦做出了兩項重大發現。每一項發現都使人類對于空間和時間的認識發生了重大變化。愛因斯坦拆除了牛頓建立的嚴格的、絕對的結構,然后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將時間和空間綜合起來……時間和空間就成了不可分割的統一整體。

……為愛因斯坦那不可思議的洞察力搭建舞臺的,正是麥克斯韋。早在19世紀中葉,麥克斯韋第一次發現通過4個強大的方程,人們可以在一個嚴格的理論框架下很好地理解電、磁及其之間的密切聯系。……麥克斯韋進一步分析他的方程后發現,變化的磁場以波的形式傳播,速度為每小時6.7億英里。這正是光的傳播速度,麥克斯韋意識到,光也屬于電磁場。它可以作用于我們的視網膜上,使我們產生光感。

……當我們說光速是每小時6.7億英里,經驗告訴我們,如果沒有參照物的化,這種說法毫無意義。包括麥克斯韋在內的許多物理學家試圖用下面的方式來解釋方程中的速度。我們熟悉的波,比如海洋的波和聲波是在介質中傳播的。這些波的速度都是相對于介質而言。于是很自然的,那時的物理學家推測,光波也是在某種特殊的介質中傳播的,雖然這種介質從未被探測到,但它肯定是存在的。這種看不見的傳播光的物質被命名為光以太。……

1905年6月,愛因斯坦發表了一篇題為《運動物體的電動力學》的論文,徹底結束了光以太的歷史。……愛因斯坦認為……以太根本就不存在……光不像我們曾經遇到過的任何一種波,它不需要介質就可以傳播……但是,如果沒有以太為基準的話,這個速度從何而來?……又一次,愛因斯坦顛覆了傳統,用簡單性回答了這個問題。如果麥克斯韋的理論沒有使用任何靜止的參照物,那最直接的解釋就是,我們根本不需要任何參照物。愛因斯坦解釋道:“光速相對于任何物體而言,速度都是每小時6.7億英里。”

這個問題看起來有點瘋狂,如果你追著一束光跑,常識告訴我們,以你為參照物的話,光速比每小時6.7億英里要慢;反之,如果你朝著一束光跑,常識告訴我們,光速比每小時6.7億英里要快。在其一生中,愛因斯坦總要挑戰常識,這次也不例外。他有力地辯解道,不管你跑多快,不管你背著光跑還是朝著光跑,你測量到的光速將總是每小時6.7億英里——不會比這多,也不會比這少。……我們不禁要問,光為什么會有這么奇怪的現象呢?

為了搞清楚這個問題,我們來想象一下巴特,他有一個核動力溜冰板,他決定做終極挑戰——追著光跑。……溜冰板的極限速度是每小時5億英里。莉莎站在準備好的激光前,從11開始倒數,等數到0的時候,巴特和激光飛奔出去。莉莎看到了什么呢?在過去的一小時里,莉莎看到光移動了6.7億英里,而巴特走了5億英里,光比巴特多走了1.7億英里。……但是回來后,巴特完全不能同意這種看法了,……他看見光的速度總是每小時670000000英里,一點也不少。如果你不相信巴特,可以看看過去100年間數以千計設計精妙的實驗,這些實驗都是利用移動光源和接受者來測量光速,所有的結果都支持巴特。

為什么會這樣呢?

愛因斯坦指出,這個答案符合邏輯。……巴特對距離和時間的測量一定不同于莉莎。想象一下,因為速度無非是距離除以時間。……因此,愛因斯坦得出結論,牛頓關于絕對空間和時間的觀點是錯誤的。

……空間和時間是針對旁觀者而言,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時鐘。……但若我們相對于其他人運動的話,這些時鐘就會不一致,……用它們來測量兩個給定事件之間的時間,不同的時鐘測量的結果就會不一樣。對于距離也是一樣的。……不同的準繩測得的量是不一樣的……空間和時間以精確的方式互相補償,從而使人們測量光速的時候總是得到相同的結果。

……我們習慣地認為物體可以穿越空間,事實上另一種運動也非常重要,物體也可以穿越時間。……當你注視某物,比如一輛靜止的汽車時,以你為參照物的話它是靜止的。也就是說,沒有穿越空間。這輛車的所有運動僅是穿越時間。……一秒接著一秒,在時鐘的滴答聲中流逝。但如果車開走了,它的一部分穿越時間的運動將轉化成穿越空間的運動。……因此,相對于靜止的你而言,運動中的汽車和司機所感受到的時間流逝要慢一些。

簡而言之,這就是狹義相對論。”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如今已經是現代物理學的基礎,是毋庸置疑的事實。讀到這里,我們不禁會想,就運動而言,我們每個人,相對于其他人,都是處在運動中的,不同人的運動狀態都是不一樣的。而每個人看外界的運動,都是以自己為參照物的,那么,根據狹義相對論,參照物不同,衡量運動時間和空間的尺度就不同,那么,每個人眼中的運動就都是不一樣的了。

如果一人一個樣,沒有一個絕對統一的標準,我們又怎么能說運動是真實的呢!如果時間和空間只是個人的感受,而感受本身就是虛妄的,建立在感受基礎上的運動又怎么真實得了呢!

識陰虛妄

“阿難。譬如有人,用塞子塞住瓶的兩個口,然后帶著一個空瓶子,遠行千里,到他國去叛賣瓶內的虛空。這瓶子里的虛空,既不是從別處帶來的,也不是從本地裝進去的。如果是從別處帶來的,那么,既然把虛空裝走了,在原來的地方,就應該少了一塊虛空;如果是從本地裝進去的,那么打開瓶塞,就應該有虛空流出來。虛空怎么可以移動呢!所以,阿難。識陰也是虛妄的,不是因緣和自然性。”

世尊在這個例子中,以虛空比喻真如本性。以瓶子中的虛空,比喻迷失的個體。

真如自性本來明了。而我們卻背離了本有的明了,一定要尋求一個內容作為明了的寄托。這個依內容而存在的明了,我們就叫做“無明”。明了對內容堅固的寄托,我們就稱為“執著”。“我執”就是執著于我相。“法執”就是執著于法相。

一切的一切,無不是真如本性。就像虛空一樣,渾然一體。而我們卻由于無明,被“我執”和“法執”這兩個執著,把自己塞在了色身當中。就如同用兩個塞子把虛空塞在瓶中一樣。

我們被塞在色身中,以為這就是我了,整日東游西逛,洋洋自得。今天吃點,明天送點;今天掙點錢,明天花點錢。以為自己真的得到了什么了,失去了什么。這就好比把虛空塞在瓶子里,游走叛賣,以為到了另一個地方,就以為是另一個虛空了。

殊不知不論哪里的虛空,都是一個虛空。盆里的也好,碗里的也好,屋里的也好,院里的也好,其實都是一個整體,根本無法分割。萬事萬法也是這樣,其實都是一個真如本性。無論形狀怎樣千姿百態,無論性質怎樣千差萬別,無不是同一個“如來藏妙真如性”。

所以,在湛然清靜,周遍圓滿的妙真如性中,硬是去分別是非的識陰,也是虛妄的。

佛教專題
心經 觀音 地藏 普賢 文殊 隨緣 回向 法語 儀軌 佛教 念佛 感應 輪回 法師 因果 福報 藥師佛 大悲咒 阿彌陀佛 釋迦牟尼
施食 法會 財富 供養 姻緣 業障 因緣 楞嚴 往生 問答 生命 傳統 助念 超度 持戒 功德 普門品 地藏經 西方三圣 極樂世界
健康 痛苦 治病 癌癥 菜譜 家庭 持咒 出家 算命 臨終 心咒 皈依 感恩 放下 打坐 抑郁 準提咒 舍利子 山西小院 了凡四訓
財神 開光 智慧 附體 生氣 子女 手淫 積德 婚姻 懺悔 拜懺 情愛 人生 墮胎 感情 戒除 金剛經 往生咒 準提菩薩 阿彌陀經
殺生 消除 文化 學佛 教育 弟子 世界 無量 經書 放生 邪淫 改命 戒殺 報應 生活 中陰 地藏七 彌勒佛 無量壽經 學弟子規
孝順 寬容 華嚴 愛情 布施 自殺 回報 燒香 拜佛 抄經 托夢 祈福 誦經 祭祀 牌位 投胎 藥師佛 同性戀 凈空法師 印光大師
极速赛车返水 浙江快乐12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疆18选7的开奖号码 贵州快3开奖l结果炔 怎么样填词能赚钱 手机斗牛牛免费游戏 组选包胆倍投 175梦幻西游赚钱之道 开太极拳馆能赚钱吗 重庆时时计划永久免费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2017 30选5一般什么时候开奖 围棋棋谱大全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九 新疆时时彩软件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 北京pk赛车10官网